特写:“好好奔啊,韩花!”
新华社西安12月3日电 题:“好好奔啊,韩花!”  新华社记者孙正好  阳光洒在新窑上,60岁的韩花站在院门口——上坡拐了个弯,驻村第一书记贺世杰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冬日情形。  “韩花,年末了,我们给你算收入来了。”贺世杰迎上去说。  韩花生性腼腆,话不多,咯咯地笑了几声,并让贺世杰和其他两位一同前来的帮扶干部先进屋。贺世杰往后退了退,用浓重的陕北方言恶作剧说:“韩花,你是主角,你走前头,我们走后头。”  贺世杰是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贾家坪镇刘马家疙瘩村驻村第一书记,这个村于2016年全体脱贫,韩花一家晚了两年,是2018年的脱贫户。贺世杰说,韩花有个智力妨碍老公,她自己腿脚也不太灵活,两口子曾是村里最赤贫的几户之一。  韩花端来一盆新鲜苹果,让帮扶干部们先吃点儿。三人正垂头整理入户的材料,顾不上。  贺世杰掏出笔,将登记表在炕沿上铺平了。“本年你家两端牛,卖了18000块钱,这是现实吧?”韩花两口子最主要的营生便是养牛,收入大头也系在牛身上。贺世杰有些刻不容缓地想核实清楚。  “嗯。”韩花点了允许。贺世杰将两端牛的收入填到表上。  “粉条到现在卖了4000多元,是不是?”贺世杰问。这两年,当地政府引导乡民建立互助组,抱团做手艺粉条,增加收入,韩花也是其间一员。  韩花识字不多,有些记不清。  “我记住比你清楚。”贺世杰笑着说,“由于粉条都是我帮你卖出去的,一次是2100元,一次是1212元,还有一回是150元,还有300元一次,520元一次,一笔一笔都记了账,对着没?”  韩花笑着点允许。  “上半年农作物受旱了,现在卖得怎么样?”贺世杰问。  “马铃薯卖了1000块钱,玉米卖了1500块钱。”韩花答复。  “马铃薯这块影响不大,玉米收入的确没上一年好。”贺世杰说完,将马铃薯和玉米收入也写了上去。  “酸枣卖了200块钱,你没算上。”韩花走过来提示道。  “这也算收入嘛,你看你假如不提示,我都不知道。”贺世杰笑着在生产经营性收入一栏里,加上了酸枣收入。“本年你们的转移性收入增加了。”贺世杰扶了扶眼镜接着说,“本年元月份开端,你过了60岁。现在你们两人的养老补助每季度是948元4毛5分。”  “……两端牛18000元,残补每季度180元,还有光伏分红100元……”贺世杰扯过一张草稿纸,一笔一笔地加起来。“本年家庭总收入是30355元1毛2分。”  没一会,贺世杰停着笔,念出了最终的核算数字。  “还得算一下开销。”一同前来的延川县农业局驻村帮扶干部刘雪梅过来提示贺世杰。  “对。”贺世杰答复,“生产经营性开销这块,主要是给牛看病的药钱,农作物的种子钱、化肥钱,还有做粉条的烧煤钱。这块依据我们之前算的,加起来是800元,对不对?”  “对。”韩花点允许。  “刨去800元的开销,家庭纯收入便是29555元1毛2分,你们两人人均纯收入挨近15000元。”贺世杰算完账抬起头接着说,“上一年你们俩加起来才是14000多元,本年多在哪里了?多在你多卖了一头牛,还多在哪里了?多在你的养老补助和粉条收入上了。好好奔啊,韩花!”  韩花腼腆地笑了笑,点允许。  四人一同承认无误后,贺世杰和同来的贾家坪镇政府包村干部刘小强在表上签了字。  “比及最终村级核对无误后,你就可以在上面按手印了。”贺世杰说,韩花点允许。  临下坡时,贺世杰转过身向韩花招了招手。那时,韩花仍旧站在院门口,阳光中的她也不停地招手,目送“亲人们”离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